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华人基督徒文学艺术者协会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华人基督徒文学艺术者协会艺术论坛林鹿的艺术星空(林鹿)

查看: 8021|回复: 4

林鹿的艺术星空(林鹿) [复制链接]

发表于 2012-1-24 00:53:50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罗博学 于 2012-1-24 00:56 编辑

我所认识的侯老师


文/何大草


女画家林鹿,对我来说,基本上是一个陌生人。站在林鹿这个艺名后边的侯永毅,已是相交十五、六年的朋友。


第一次见到她,是在成都猛追湾乱哄哄的菜市上,她手里提着一把菠菜(或者一块肉),乌黑头发,风吹红的脸,笑嘻嘻,很阳光,一经介绍,才晓得是大学的老师,因为很年轻,说话就带点大人腔,是做出来的长者风。从此我叫她侯老师,既是尊师,也是好耍,因为她虽任教职,却还像个大学生。


《衣冠似雪》是我的第一个小说,1994年春天写完后,在朋友圈中传着看,大伙说,"不错","还可以"。侯老师是最后一个读完的,她把要说的写下来,一口气写满了好几页。这几页纸交到我手上时,我的确很感动,觉得她是第一个读懂了《衣冠似雪》的人,在随意、潦草的字迹里,我读到了某种直抵本质的东西。这篇小说还要经过将近一年的等待,才会发表在《人民文学》上,但侯老师的评论,已经给了我足够的信心和耐心。那时候,我觉得叫她侯老师真是没有错:老师总是意味着慷慨与鼓励。


侯老师能说会道,讲什么事情总是娓娓动听的,她曾在电台主持过"东方花都",一档广受欢迎的节目。但她辨才无碍,却不强词夺理,有循循善诱的风度。


我年轻时以孔门弟子自居,未知生、焉知死,晓得她信仰基督教后,就和她争辩灵魂之虚无或存在。而她表现得宽宏大量,看我振振有词的样子,如看一个没有觉醒的醉汉。后来她去教堂请回一部《圣经》送我,叮嘱,你好好看看哦。再过一阵见面,开玩笑说昨天梦见《圣经》考试,你是不及格啊。我嘿嘿笑,其实我还真看了一些章节,觉得大有趣味,更被其语言之朴素庄严所慑服。


步入中年后,我对宗教的看法有了些改变,从前坚信的东西,现在有了怀疑;早先不信的事物,现在却发现了它的可能。同时我发现,就在我漫长的渐悟期中,侯老师已经走得更远了,她去了菲律宾念书,学习教育管理学,回国的时候,却成了一个让我惊讶的、叫做林鹿的女画家。


我是个以文字为职业的人,小时候做过画家梦,却一生对画画是外行。看侯老师的画,所受震动第一是惊讶多过惊喜的,弄不懂她哪来的勇气,纵身一跃,就跳过了学院派的繁文缛节、雕琢技巧,径直就把满腔心事都铺陈在了绚丽色彩中。


后来慢慢读她的画,我自以为找到她勇气的来源,一是无知,一是信念。现在的人知道得太多了,无穷无尽的知识、常识和信息,都在蒙蔽我们看清事物的真相,譬如喝一瓶饮料,那密麻的配料单,看得我们都晕了,不晓得自己喝的究竟是什么;而无知是稚拙和朴素的别名,就像是一条干干净净的河,无色、透明,没顾虑,无负担,向着自己的目标一往无前流过去。


认识侯老师十五、六年了,她过去很简单,今天似乎也没有更聪明,作为一个画风独特的艺术家,她是首先被她的简单成就了。当然,她的不变的简单,是被她的信念支撑的,她既然把一切都交给了她信仰的主,她还要复杂做什么?


侯老师的画,都浸透着很深的基督教精神。不过,在我这个对宗教知之甚浅的人看来,她的绘画,千百幅都在表达一个相同的主题,那就是爱。这如同我喜欢的某些小说家,一生都在写着同一本书、同一个故事、同一个人。我以为,世间最简单、最灿烂的主题,应该莫过于爱吧。


侯老师画作的艺术成就,应该由专家去评价。我只能很真实地说,我喜欢它们,尤其喜欢它们中那些宗教性不那么明确、直接的作品,譬如百合、天鹅、红樱桃……湿淋淋的,鲜活,生趣盎然,格局看起很小,却又静气而阔大。它们本是些地上的平凡事物,在侯老师这个虔诚基督徒的画笔涂抹下,都染上了一层幸福、温暖的光辉,让知道神不知道神的人,都能产生由衷的喜悦。如果天上的神果真是存在的,我们不说到他,他也已经在那儿了。


2005-7-3,成都狮子山桂苑


July 10 2011往事.JPG

July 26 2011.JPG




秋的女儿1014.JPG



1247038_e3661981112ac3c43ca5d68000d98113.jpg



1247038_c8984a746ec438bd70878043f7647047.jpg



1247038_c8f8fe410d4b6a9d380c782cb98253aa.jpg



1247038_b56ee8c6876055cce3711af9a5611d7e.jpg



1247038_a30203d76d40aada0763a51c23e1e979.jpg



1247038_9193db4606c8bceb4f2e7c7053896799.jpg



1247038_7225bb20c2782fe7ae3e99dba71df023.jpg



1247038_958a0ead9eac79786d0b31a56dff9a14.jpg



1247038_8fcc7a6e29df445238d50623323cb085.jpg



1247038_8d366c6dd9588f238a6c7585cd08d696.jpg



1247038_8b23ffef6cb7ee894c17c1058736a1d3.jpg



1247038_4d945a6fcc27237f52b5988f46033024.jpg


1247038_3edbf02f5addd7f78d3875dd78abf07e.jpg



1247038_2dfc903ff206ed8ca5935d0a942bf357.jpg



1247038_1bb14cd926a1c70555116571ecce8b8c.jpg



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2-1-24 01:12:16 |显示全部楼层
非常喜欢这幅!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2-1-26 11:24:19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罗博学 于 2012-1-26 11:24 编辑

为 星 辰 激 动
——解读林鹿油画


文/周晓明


当代科技,尤其是当代多媒体技术的迅猛发展,已经把传统的绘画艺术几乎逼进死角。画家们的言说空间变得局促而狭窄,于是纷纷另辟蹊径改变画风,试图寻找新的艺术话语权。这种努力的结果,便是出现了许多“系列”组画,例如前不久在深圳和成都举办的《2004居在成都—中国当代油画展》,一个画家就是一个“系列”,每个“系列”都是画家本己的话语权的展现。倒是特立独行,可惜让人很难看懂,自然也鲜与观者共鸣。精彩却无人喝彩或无从喝彩,这就是纯艺术在当代中国语境中的现实遭际。

我认为,任何艺术作品都不是孤立自足的东西,对于它的理解不可避免的涉及许多关联域,如同德理达所言,一个符号的意义存在于与其他符号的关联中,即被其他符号留下的印记或踪迹所决定。那些“系列”画家的作品之所以让人看得头大,就在于大都无迹可寻,或与我们的日常经验相去甚远。用克莉思蒂娃的学术表述,就是缺少本文间的参照性。“系列”画家们的悖论在于:在寻找新的艺术话语权的过程中消解和迷失了自已的艺术言说能力。

相反,倒是一些并非刻意追求艺术话语权的非职业画家,在不经意地直抒胸臆中获得了很大的艺术言说能力和话语空间。林鹿的油画便是一个范例。

前不久,妻带回一本画册,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《林鹿星空》。我有点诧异,我与林鹿虽同在一城却从未谋面。仅从妻那里知道,林鹿是学中文的,后又在菲律宾国立大学读教育学硕士,现在成都一大学任教。虏诚的基督徒,平素爱画点油画,是个沉静而文雅的女士……。但看完林鹿的画册后,不禁有些肃然。这是一座火山,就像南亚群岛上看似平静却行将喷湧而发的火山!

林鹿的油画,虽然没有冠之以“系列”,但从表现题材看却可分为两大系列。一是“亲情”,一是“神魅”。

“亲情”系列,主要表现的是对母亲的眷念。其中有两幅画印象很深。一是《在那一边》,这是林鹿在办完母亲后事,回到马尼拉所作。《在那一边》意即彼岸。画面上,河面辽阔而苍茫,岸边芳草凄凄,天空红霞乱舞,壮丽地孤寂……。彼岸,人们日常经验中的阴间,在林鹿的画笔下被彻底巅覆并诗化了。古语云:境由心造。林鹿的诗化彼岸,无疑是身在此岸的她对阴阳两隔的母亲最真挚的美丽祝福。

另一幅题名为《月下的思念和安慰》是与《在那一边》同一时期的作品。林鹿用象征手法画了一棵大树,代表其对母亲的思念。大树居中,占据了大部份画面空间,用色生猛,几乎未加调和便直接涂抹而成。树干挺拔如柱,树冠浓密如涛,在深蓝天穹背景的映衬下显得动感十足。在画面的左上角有一轮灰黄的滿月,静谧而柔和。画面动静相衬,营造一种澎湃的温馨,彰现着人间真情的至善力量。“明月清风本无价,远山近水皆有情”。林鹿可谓品得其中三昧。

大概是笃信基督故,林鹿油画表现最多的是对主即上帝的赞美。但林鹿的宗教画与传统的宗教画却截然不同。传统宗教画多是写实手法绘出的圣经故事,而林鹿表现的却是个人对于神的意象或意境。大都可将其视为人神交流沟通后的幻景,所以我把她的这个系列的画归为“神魅”,即对神性的赞美。这在信仰严重缺位的当代中国,无疑弥足珍贵。

《星空之歌》应该是这类作品的代表作。大面积暗蓝天空群星闪烁,星空下一红衣小女正枕臂仰望……。这幅画,采用了打破平衡的倾斜性构图,使得星空有种趋于无限的感觉,加之以挥洒流畅的笔触,方寸之间蕴含着宏大深远的意境,让人不得不像画面右下角的小女孩那样予以仰视,崇敬着耶和华的创造。套用康德的话“在上是灿烂的星空,道德律令在我心中”。人不单纯是官能性的动物,他(她)还会为遥远的星辰激动。这幅画与其说是对耶和华的赞美,毋宁说是对人性的极致——神性的讴歌。

林鹿的油画,从技巧上看,构图简洁、色彩鲜艳,张力十足。《马槽之歌》可谓代表。按题名,这画是赞美耶稣的降生——圣诞。可是画面中并无马槽,画面中央只有一簇眩目的白光,被类似马草的棕褐色映衬着,围绕其间的是暗绿色的大地和火红的天空。顺时针旋转的笔触,使得圣诞之光成为彩色旋涡的中心。你可以说耶稣是平地而生,也可以说耶稣是自天而降,美丽不可方物。这幅画充分印证了苏珊.朗格的论断:美,即有意味的形式。也正如林鹿自已所言:这是我唱的一首彩色赞美诗。

然而林鹿的油画,最难能可贵的并不仅在形式之美,而在于其间汹湧的激情、深邃的寓意。这大概得益于其女性特有的直觉和其深厚的学养,尤其是对神的敬畏。《约翰福音》云:“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,仍旧是一粒;若是死了,就结出许多子粒来。”题名为《种子的舞蹈和丰收》的油画,便是其画意的解说。画面的中央是由黄色勾勒出的一个状如怀孕母亲的母腹,其间生长着一束花瓶状的麦穗,环绕四周的则是呈跳跃状的翠绿与金黄。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幅画。它直指人类最为关心的两大主题:生与死。种子的舞蹈是对生的欣喜,种子的丰收是对死的礼赞。生的结局是死,死的前提是生。翠绿的生,金黄的死。从深藏在子宫里的惺松朦胧,到归于黄土的赤裸裸光辉……。形式、色彩的寓意被林鹿挥洒到了极致。聪慧、才华、悟性等誉美之词用在此都显苍白。我只能说,这是个神迹。想必,对于林鹿来说也是神迹。

林鹿的油画可读可看可观可赏,得益于她并不以画为生,不为名利所羁,所有绘画的元素之于她都是传情表意的工具和载体,所以她可以不循章法、不拘形式地单纯,加之以信仰的纯真,故林鹿的画呈现出一种“空筐”状态。如果不看题目,仅看画面,她的许多画,你可以说是风景画,如《在那一边》;也可以说是装饰画,如《种子的舞蹈和丰收》;也可以说是抽象画,如《马槽之歌》。但这“空筐”绝非真空或虚无,而是虚怀若谷,观者尽可以在其间投注自已的情感和意志来镶填这“空筐”。如果按题目指引,你会感到林鹿的画,寓意深厚、充滿善良,闪烁着至高人性——神性的光辉。

感谢林鹿的这一份纯真。它让人感到了审美的愉悦、存在的敞亮,仰望星空,为星辰而激动。

“只要善良,这份纯真,尚与人心同在
人就不无欣喜
以神性度量自身。”
——荷尔德林



         周晓明
         2005年4月写于佩蘅居
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2-1-26 14:41:20 |显示全部楼层
林鹿马尼拉时期的画都收入了《林鹿星空画话》里。以下是相关画册与绘画。

linlu-cover.jpg

画册封面


linlu.jpg

画家林鹿

linlu05.jpg

路得在麦田

linlu04.jpg

夏娃吃果子

linlu03.jpg

喜乐的花

linlu02.jpg

送别

linlu11.jpg

一粒麦子

linlu01.jpg

漫步在主的花园

linlu10.jpg

掌上明珠

linlu09.jpg

主啊将我包在祈祷里

linlu08.jpg

亚伯拉罕献祭

linlu07.jpg

雅各和天使摔跤

linlu06.jpg

约拿的大鱼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2-1-28 20:59:17 |显示全部楼层

China National flower3.JPG



new7.jpg



new5.jpg




new4.jpg



new8.jpg



new3.jpg



new2.jpg



new1.jpg


——林鹿2006去美后的作品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关闭

站长推荐

本站新人/会员/会友须知
为了更好地使用本站,请各位务必阅读本告示!新注册用户必读!

查看 »

Archiver/手机版/华人基督徒文学艺术者协会   

GMT+8, 2017-10-20 09:22 , Processed in 0.082025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>  template by eis

回顶部